ハバクク書をごらん

哈巴谷的时代。后世的人看来,是没有希望的末世。然而居住在其间的人,不会愿意接受绝望的未来。哈巴谷也是这样。

哈巴谷并不向人叙述他的见闻,他打从一开头就直接呼求神。“耶和华阿,我呼求你,你不应允,要到几时呢。我因强暴哀求你,你还不拯救。你为何使我看见罪孽。你为何看着奸恶而不理呢。毁灭和强暴在我面前。又起了争端和相斗的事。因此律法放松,公理也不显明。恶人围困义人。所以公理显然颠倒。”话语中间,显露出一个被放弃的世代的样子。这样的时代的特征也大体相似。人群中间充满强暴、罪孽、奸恶、毁灭、争端、相斗,并且这些事并没有招来什么后果,曾经在以巴路山上宣告的咒诅,似乎也没有到达人群的身上。按着阿摩司的说法,“所以通达人见这样的时势必静默不言,因为时势真恶”。我们看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律法放松,公理昏暗。律法的意义在于断罪。罗马书中明确指出,“凡没有律法的人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灭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审判,原来在神面前,不是听律法的为义,乃是行律法的为义”。哈巴谷的时代里,有摩西的律法,人却没有遵守。人都如同旷野的以色列人,在神荣光和大声面前都因惊恐而敬畏,但转眼就为食物所诱惑,起来发怨言。
今世何时。这个时代已经同样没有指望。教会之外充斥着这一切,我们并不稀奇,但教会之内,也是多有同样悲惨的光景。“若有称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我们耳熟能详的这些话,是要叫我们自省。身体上的淫乱是罪,属灵上的淫乱也是罪。将世俗混进教会,或者让教会在世界上立足,这是自大公教会出现以来基督徒认知上的很大的歪曲,并且渐渐成为了主流,然而这是应当分别的。贪婪则是人的本性,所以无疑是罪恶,然而由于实在是太接近本性了,以致于经常不能认清自己的贪婪。贪爱银子的,不以银子知足,所以所谓的资本运作非常热火朝天,毕竟不用汗流满面,只要看看红黄绿就可以改变数字,再没有必者更好的事情,当资本开始不足的时候,习惯于贪婪的人早已忘记了有汗流满面这一命定,他们只会为自己的贪婪犯下更大的罪恶,还以为正当。这世代也照样充满偶像,自我是偶像,利益是偶像,还有些人职业就是偶像。我们为自己的需要创造合适的神的副本,搪塞自己的良心,这也不过是偶像。之前的世代基督徒似乎不大会辱骂,也少有地方学辱骂,然而如今,连主日学的孩子已经习得了这种有害无益的技能。醉酒乃是指着嗜好,进去出不来的东西就是危险的,酒不过是个代表物。勒索似乎是强盗干的事情,但也算是屡见不鲜。不是自己种的地方要去收割,不是自己散的地方要去聚敛,正是这样的光景。但愿不必指明,我们就在神的话语里光照自己。这是圣经给我们的栏杆的其中之一,我们是否已经放松,公理是否已经颠倒。新约的时代,旧约已经借着基督的血成就,我们向着摩西的律法已经死了,我们是不是没有律法了呢?显然不是。圣灵既然住在我们里面,就在灵里训诲我们。从旧约死的律法中出来,我们乃是进入了新约活的律法的里面。哈巴谷的时代里,人们违背摩西的律法,神没有立即做出反应,只是看着而已。今天,我们是不是也是违背圣灵的指示,勇闯圣灵的禁止,叫神的圣灵担忧呢。我们是居住在人群中的,知道神的民的情形。正如哈巴谷看穿了这一切,我们今天也可以看出周遭的一切恶迹,但我们有否呼求上主呢,还是说我们宁愿那这个作为法利赛人的谈资,看哪,我不像这个税吏。

然而哈巴谷并没有从神那里收到什么理想的答案。神的答案里,乃是命定了迦勒底人来作为惩罚。如神话语所言,这是一件令人大大惊奇,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姑且算是有律法的民,将被以信奉自己势力而显为有罪的大军而扫灭作为惩罚。虽然神是公义,律法也说过犯罪的结局,但神的手段却令人难以相信。大卫曾经祷告说,我愿意落在你的手里,不愿意落在人的手里。这里哈巴谷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如果神降下预言,说要以灾病攻击以色列人,这是神施行的审判,并没有什么令人惊奇,如同在基博罗哈他瓦的瘟疫。然而神所激动的,乃是他们所看不上的民,要作为神怒气的工具。以色列人直到最后,在迦勒底的军队面前,仍然自我安慰,说,这里有耶和华的殿,说,平安了,平安了。然而神却并不注重这些。
神会使用任何手段来成就祂的目的,我们并不能限制祂。我们在自己的推测和脑补中为神添加的各种条目,恐怕都要落空。“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我们引用这句话的时候,都是默认自己是爱神的人了。或许引用这经的人,都是想自己是被召之人,乃是神预先所知道的人,要承受儿子的名分,然而能否在字面意义上,满足爱神这一条件么。我们一面作恶,一面爱神,这显然是自欺。然而自己眼中的刺也并不容易拔出来。神的旨意也会如此临到,当神要施行审判的时候,神会安排祂认为合宜的工具。看哪,是工具。建筑圣殿之时并无铁器之声,工具在用的时候必不可少,到使完之后,就不是目标物了。同样,人自己或许以为自己是神手中有用的器皿,或许正在被神雕刻,或许只是一时被用来雕刻别人罢了。到聚拢水族的时候,丢的丢收的收,不是哪条鱼自说自话就能决定其归属的。神是公义的,唯有他能断定是非。

哈巴谷知道神的心意之后,接着就继续向神交涉。“你眼目清洁,不看邪僻,不看奸恶。行诡诈的,你为何看着不理呢。恶人吞灭比自己公义的,你为何静默不语呢。”迦勒底人显然是比起这犯罪的以色列人更加邪恶,先知也罢,以色列人也罢,都是一样的想法。这是一种什么想法呢。用古语说,就是五十步笑百步,也就是一起当逃兵,逃得少的似乎可以笑逃得多的,当然笑完就都被抓去杀掉给没来得及逃的兵看就是了。以色列人和哈巴谷先知,按着常人的心态,自然地流露出来了这种不满。当日非尼哈为首的利未人起来击杀被米甸女子诱惑的人时,那些被杀的人也是死得毫无怨言,因为他们比自己公义。然而当以色列人面对迦勒底人的时候,总觉得不对劲。为何作为有经者,却被这些无法之人制裁。哈巴谷对此表示十分的不解,为何没有审判临到迦勒底人的身上。前一次,他向神求问自己的民众这一切的罪恶的审判何如。这一次,他又求问这些迦勒底人的罪恶的审判何如。
恶人为何亨通呢。约伯感叹过,诗人感叹过,哈巴谷也类似地感慨。神似乎都对这些人的行径视而不见,也不施行审判,反倒纵容这些人。“我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亚萨如此,大家都是如此。自然,圣经里的这些牢骚话都没有以自爆为结局,基本都在神那里找到了安慰和答案。我们今天的牢骚绝对不会比他们少。耶稣说,他来不是为了叫地上太平,这话实在是应验了。耶稣的话给了我们一个美丽的景象,我们却故意忘记了人类本身就是这理想状态的阻碍。人并不是因为改宗基督教了就化为了圣人,放下屠刀立地成渣这种骗人的话显然是迷信(事实上,这渣原本宣扬的是无神论,虽然充满了各类偶像)。人因为相信耶稣,灵得到救赎,并不表示魂就成功地在神的管制之下了。何况外表装成信耶稣何等容易,稍微做做筋骨,守时礼拜,口中多喊主啊主啊,看准场合流几滴泪水,骗过人类不在话下。但是神并不能看人的外表,神所拣选的人,都需要经历一生的功课,经历所谓万事互相效力,方能达到神的目的,能够承受神所要赐给我们的荣耀。说得极端一些,除了自己之外,全部的环境、他人,我们都可以不注重,只要注重自己和神的关系,敬畏神不是为入他人的眼而是因为神,爱别人不是因为有好处而是因为神。恶人再恶,与你何干,你只要敬畏神。那进入葡萄园作工的,既然得了讲定的一钱银子,就难以指责家主的不公。神为每一个人所各自安排的不同,岂可以此为理由推翻神的计划呢。

哈巴谷在守望所,在望楼,依然寻求耶和华,要为此诉冤。神就将他的疑问道明。头一个预言是为着以色列民的审判,神使用迦勒底人,将报应归于以色利人。这里的预言,则是神指责了迦勒底人,将报应也归到他们的头上。在这个预言里,神特特指出迦勒底人的罪恶,乃是狂傲,诡诈,贪婪和强暴。这一工具,被神使用完毕之后,神也要去对付他。无论是以色列人还是迦勒底人,神显出了公义的一面,向先知保证了是恶必償。以色列人犯罪,神要审判;迦勒底人犯罪,神也审判。都是犯罪,神都要惩治。
“墙里的石头必呼叫,房内的楝梁必应声。以人血建城,以罪孽立邑的有祸了。”这句话其实是很凄凉的话,这些石头和栋梁,都是不义而来,都承载着原主的哀伤和仇恨。这些辉煌的城邑,岂不是建立在欺压别人之上的吗。人因为有势力,就欺压弱小之辈,姑且不谈主看不看得上,这正是人本身的罪恶的表现。如果我们回忆起弥迦书,就看到作恶的人“天一发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来了”。这个世界一切的辉煌都是建立在牺牲之上,想必大家都有经历。属灵的事上也难免如此。我们唯一能得安慰的,乃是“众民所劳碌得来的被火焚烧,列国由劳乏而得的,归于虚空,不都是出于万军之耶和华麽。”是的,一切都出于我们的主。无论境遇怎样,环境怎样,我们所做的神喜不喜悦,这都是出于我们的主。祂行审判,是主;祂施怜悯,是主。神纵容这个时代,任由稗子比麦子更加欣欣向荣,岂不是神所命定的吗。我们在神主权的面前又能作什么呢,我写的程序还能和我对着干么。我们今日所遭遇的一切,我们不见得都能明白,我们也不必去自己强加些解释来自我安慰。但我们若以神为主,那日必要明白,必要得着安慰。祂的审判并非为了满足我们的需要,而是为着祂的公义。即使神在世纵容罪人,只在最后用硫磺的火和虫子加给他,这不也是审判吗。

偶像是无用的。但人依旧乐于雕刻,铸造,包裹金银,人也愿意去倚靠它。与其被神掌握,总还是掌握神的好,这就是偶像崇拜的心理。我们前面提到过,人会将许许多多的想法加到神的概念中,不管神是否真的如此。这样被人封装出来的,难说就是真正的神。神从来没有应许过天色尝蓝,花香常漫。主若不愿意,以色列众多的寡妇连接待先知的机会都没有。今天,祂的判断依然何其难测,祂的踪迹亦然何其难寻。这样的神面前,人不得不肃敬静默,人发现自己没有可以提说的立场。因此人有意无意地发明了偶像,人明知这偶像是哑口的,仅仅是虚谎的师傅,并没有气息,但人可以控制这偶像,将对神的要求加之其上。
我们作为有经者,不会去做些形式上的偶像(然而广义的基督教里也充满了这种形式的偶像,圣像,圣人,圣堂,圣物,比比皆是)。但我们会虚拟出很多神的形象来自我安慰。或许这样的神并非神的真意。譬如因为罪恶落在神的审判里,却不是悔改,反而虚拟出一个神格来,把自己放到被害者的立场上,希望得到拯救。这就是偶像崇拜的精髓。再如圣灵明明禁止的事情,为了去顶风作案,就消灭圣灵的感动,无视圣灵的禁止,自己创建一个许可这勾当的神出来填补心灵的虚无,免得看着红红绿绿的时候联想到地狱的火。这些并不是神真正的样子。神是在他的圣殿中,而不是苟且在人邪恶的欲望里面。耶稣当日拒绝给人分家,或许也是因为看穿了他们利用自己的这一点。神不是为了医治人的病而存在,也不是为了赶鬼保平安而救人。神有自己的计划,人需要神的那些当口,不过是神呼召人的契机罢了。不要看错了,不是我们来信神,而是神将信心赐给我们,让我们能以借信得救。“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连这信也不是我们的善行。我们实在要感到敬畏,那召我们的乃是烈火。

到哈巴谷最后的祷告,充满了对神的顺服。“我听见耶和华的声音,身体战兢,嘴唇发颤,骨中朽烂。我在所立之处战兢。我只可安静等候灾难之日临到,犯境之民上来。”既然知道是神的旨意,便不再多作挣扎。神并没有改变祂的计划和旨意,但神却改变了哈巴谷的心。这心曾经充满了哀伤、不解和困惑,但如今他认识了神的威严和主权。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神的敬畏,这些赞美之词不是来自自创的偶像,乃是明明白白的认识。就是这一位神,决定了我们的未来,将苦杯放在我们手中,然而祂也是拯救我们的主,是我们的力量。这杯并没有挪去,但心中的拦阻已经除去。
我们熟悉的是“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然而我们不知道这前面的一句话,是需要多少的勇气的。人类因为活着,就会挣扎。然而神却给我们恩典,叫我们能以顺服。哈巴谷所见的是一个绝望的时代,我们所见的是什么呢,岂不是同样的末世吗。我们在这世代里,岂不是等着末后的日子到来么。我们岂是为树上的果子、田里的出产,圈中的牲畜而挂心呢。这些在大难来临之际已无益处。唯有耶和华,祂是我们的力量和喜乐。是的,我们对周遭的罪恶痛心,对神的作为感到不解,然而我们仍然不变的乃是“义人必因信得生”。我们接受神那里来的一切,无论欢乐还是眼泪,这令人绝望的前提,是因为我们在神面前实在不算什么。然而,这样的神,竟然是拯救我们的神,是我们的力量,并且要成我们的喜乐。

哈巴谷书中没有显然的故事,甚至可能整一卷都包含在于一次守望的祷告之内。先知和神之间的交通,展现给我们神公义的本性,以及人所当有的态度。

紹介

クリスチャンです。

タグ:

コメントを残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