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斯旧事【四】

约伯记的终焉,是神作出的裁决。神判定约伯的三个朋友说的还不如约伯,需要约伯来为他们祷告祈求来结束事件。之后,神使约伯从苦境转回,又以加倍赐给他。这一段看起来着重在于恢复和加倍上。整卷约伯记,结尾是比较平淡的。特别地,约伯的三个女儿的名字也被特别记载,“他給長女起名叫耶米瑪(”每一日”),次女叫基洗亞(”肉桂”),三女叫基連‧哈樸(“白金號角”)。”
我们听起加倍总还是喜欢的,然而前面付出的代价是全部都被夺去,这样的代价,究竟有谁愿意付出呢。说得直白点,你要先经历暴跌,再会有一个暴涨。你需要熬得住低潮,你才有机会去承受低潮之后的回归。
约伯记是智慧书的开头,其中说到的智慧,乃是“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28:28)。这句话很简洁,但是从约伯记的背景来看确实是非常艰难的。敬畏主,即使主把你丢进奇怪的境遇让你痛不欲生,你也保持你的敬畏之道吗。
约伯记最闪耀的中心,莫过于“他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13:15)原文是“הֵן יִקְטְלֵנִי לֹא אֲיַחֵל אַךְ-דְּרָכַי אֶל-פָּנָיו אוֹכִיחַ׃”。吕振中译本作“看吧,他要杀我;我没有指望了,然而我还要当着他的面来辩诉我所行的路。”宣信的诗歌《O doubting, struggling Christian》(你这奋斗的信徒,选本诗歌188首)里说,“And trust Him though He slay(被杀仍要相信)”,正是来自于此。
约伯记的高峰不是约伯财务的顶峰,而是约伯对神认识和态度的转机。“我知道,你万事都能做。你的旨意不能拦阻。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听我,我要说话。我问你,求你指示我。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42:2-6)
关于言语,约伯说的主要是“为什么”。以利户说的都是经验,比勒达说的是律法,琐法说的是指控。以利户着眼于约伯话语中的自义。神则不直接回答,用自然之伟大,镇压了人类。

约伯记有几个可以用来讨论的题目。

【苦难中的为什么】不在于为什么义人会遭受苦难,而是在于真的无罪的人也遭受苦难时,究竟该怎么面对。如果完全归结为撒旦的攻击那也不完整,毕竟上帝允许他这么做。只能说上帝有自己的计划。约伯在自己的申诉中反复强调自己的义, 这正是约伯对上帝的认识不完全之处。上帝有绝对主权,人不当过于自高。人的本质就是恶的,被神惩治并不稀奇,反而是我们能有一点行善的力量,要成我们感恩的诗章。
【关于自我和自义】约伯的自我在一开始并没有爆发出来,可见其作为神眼里的义人,克制力果然强大。但是在神所允许的撒旦攻击 下,他的自我逐渐暴露出来。旧约的义只需要行为即可, 而约伯自我申诉里已经将自己的思维都宣言了一遍,也是无可指摘。所以我们通篇阅读之后发现约伯唯一的问题, 只有他作为亚当后代所共有的问题——存在着自我,并且 有自怜,承受限度都是有限的,一旦受到足够大的压力, 自我保护便会启动。撒旦期望约伯深藏的自我能够显示于世,但上帝却借此使约伯明白,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他 自认为有智慧,也可以驳得三个朋友哑口无言,但他不能明白上帝的心思。虽然他自己知道“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

约伯记的文学价值也颇高,在东方剑桥的文学课里就有对约伯记的研究课时。在约伯记的世界观当中,人类的无助和渺小显露无疑,在天地之间,有神掌权,有神的众子各在其位,亦有撒旦(意思就是对着干)。新约里,保罗也说,“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林前4:9)。当然从长远来看,人敬畏神,总胜过离弃神。试想约伯若不敬畏神,灾祸临到必无指望。若约伯信心不足以承受这样的打击而弃掉神,也就难以成就神的计划。所以,约伯记是一个强有力的疫苗,看我们的敬畏和忍耐,是否是纯全足够。

紹介

クリスチャンです。

タグ:

コメントを残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