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斯旧事【三】

约伯的三个朋友的出场,标志着新一轮的攻击到来了。我们一般意义上认为撒旦的两轮攻击是攻击,事实上,妻子说丧气话,朋友瞎议论,还有个小年轻发表评论,最后神亲自操刀,都是对约伯的针对性打击。
约伯的三个朋友分别是提幔(向南的)人以利法(意思是「我的上帝是精金」)、書亞(財富)人比勒達(意思是「迷惑的愛」)、拿瑪(愉快)人瑣法(意思是「麻雀」)。这三人相约而来,心里确实是存着悲伤和同情的,虽然最后对约伯构成了暴击,但是本质都不坏,一开始,他们七天七夜,和哀哭的人同哭,并没有多出责备,只是沉默着一同陪约伯痛苦。直到约伯开口,他们才参与论争。

约伯:为啥我要被生下来。我要是不生下来何至于此。
以利法:人不就是敬畏神才得活路吗,人怎么能比神更加洁净公义呢。你现在显然是神管教你,他打完你就好了。
约伯:动物有食物就不叫了,我要是知道有罪恶就认命了。我没有背弃神,这是我的安慰,神要杀我就杀好了。我被神无故折腾,明明几乎要背弃神了,你们这些朋友想必就看到了自己的明天了吧,想到自己没啥错也会被神折腾吧,所以硬要说我不对安慰自己脆弱的心灵吧。人类真是虚无啊,神啊你这样和我纠结有啥用呢。
比勒达:别瞎说,神怎么可能不公义瞎来。要么你们家里有啥事了才遭报的。恶人一时昌大后面死得很快的,你一定是忘记神了,所以时候就到了。你要是现在悔改还来得及,你要是完全了神怎么可能弄你。
约伯:在神面前人要能完全就好了,但显然不可能啊,折腾天地的神我和他去比办不到啊。神又不是人,能和我成为两造,能以争辩。神啊你这么折腾我有啥好处,把我造出来弄好来,最后又要弄死我,虽然一开始对我好,你肯定早就打算这么弄我了。反正我总要死的,那之前能让我舒服点么。
琐法:你这么多话真是可怕,神听到了都是罪恶啊,你现在所受的比你应得的好多了,神要审判刑罚谁挡得住啊。赶紧除掉罪恶吧,这样就有转机,也能忘掉现在的悲惨。
约伯:你们逗我,我又不傻。我当时求告神也被应允啊,大势已去啊。万事不都在神的手中吗,违背人的常理和一厢情愿不是常有的事情么,我又不是没见过。你们硬把神在我身上的旨意说成审判之类的真的好吗,你们还是别瞎扯了。我说啥我自己担当。他虽杀我,我毫无指望,还是要在他面前辨明。比起神放任我,神折腾我也就算了,这样还有沟通的余地啊。人活那么短,很快就没有指望了,我总有天要死掉的,然后就得释放了。

以利法:你自己说的都是坑啊,人类这种污秽的东西怎么能在神面前算为义。恶人在地上和神作对,显然并没有好下场。
约伯:我要是和你们立场换过来,你们这样政治正确的话我也会啊。神现在已经折腾我够了。只有天上的神知道我的真相,反正人要坑我,神也知道。大势已去啊,坟墓也准备好了。
比勒达:为啥我们被你说成这样。不义不认识神的人,绝没有好下场!
约伯:你们又说这种事情,我果然没遇到好事,你们看了就知道这是神的作为。人都离弃我,但我的救赎主活着,我身虽死,我灵要见神。你们要小心,逼迫我是要遭报应的。
琐法:好烦躁,区区一个约伯。恶人虽然夸胜,最后还是不是速速灭亡么,神还不是要对他发怒吗。
约伯:别闹,听我说就够了,之后随便你们。恶人不要神,不是活的好好的,那里遭报了,不是恶人的人不也是活得一生悲惨吗。你们说一堆寓言故事,路人都知道恶人过好日子啊,最后不也是舒舒服服一死啊。

以利法:人敬畏神有智慧还不是自己得好处,遭报应都是自己干坏事。神在高天,你不能说他不知道公义。你要认识神,行公义,这样就得救。
约伯:我哀告都成悖逆了。那里有神,我就去辩白,他必不用能力压制我,反要理会我,不像你们就知道仗势欺人。然而他在哪里呢,他必要成就他向我所定的事,所以这是何等的可怕。全能者啊,有那么多人作恶,既然你要去刑罚,为啥不显明出来让人痛快呢。这么多坏事坏人,如果神不是马上被灭掉,谁能说我说的不对呢。
比勒达:神管的事,神有威严,人算什么东西。
约伯:所以你说这个有什么用。神当然厉害的很。我们感受到的不过是一点点而已,就想当自己认识神啊。
约伯:神还留着我不死,我就持定我的义。你们既然说作恶的人没好事,那你们攻击我不也是恶人要遭报吗。你们知道智慧在哪里吗,你们人类研究半天,然而并不知道智慧(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
约伯:但愿我回到从前,那是神保守我的日子,多么好。事到如今,这些小混混都蹦蹦跳跳扭来扭去。神也不理我,反正我也与日不多了。我断不作恶,要是我做恶,神你就审判我啊。但愿有谁要状告我,就来啊,这要成为我的荣耀,叫他打包回去。

三个朋友,因为约伯自以为义,又说不过他,就不理他。
突然冒出来一个以利户(原意為「他是我的上帝」),是布斯(”鄙視”)人蘭(”高的” 或 “高貴的”)族巴拉迦(原意為「上帝賜福」)的兒子。他觉得这群老头子实在是太弱了,战斗力不行啊。

以利户:你们说不过约伯太没用了,刚刚看你们老,看来并没有什么用。约伯和我没争,我也不用你们那一套。约伯啊,我和你一样都是神创造的。你说神无故攻击你,这不对啊,和神争辩没啥意义啊,他比人大啊。神用各种方法提示人,人却不理,就遭报应。如果神指示人要做啥事以得救,人就去做,这就成为他的救赎,神就是这样想方设法救人。约伯已经被苦难弄昏了,快要扛不住了。其实神不会干坏事的,神要是想要折腾,人早就死光了。神是公义的,又观察世人,在世上使他的旨意通行,神要贯彻公义了还听你通融不成。现在轮到约伯,谁也没有办法。人的公义和罪恶,和神有啥关系,不过和人类自体有关罢了。那么,人的呼求,神有什么理由非要听呢,这不都是人类内部的事情吗。然而神的审判有时候,你要等候神,就要等候。神确实是救人的神,也不偏向恶人。但是在神加的环境之下,不能“因赎价大就偏行”,要顺服下来,你手能做的,在神面前有什么用,能改变现状吗。要赞美神为大,即使他加给你患难。神造自然可畏,要思想,这样的神,我们只能谦卑下来。

神终于出来说话了,在旋风中回答约伯。神言及自己在自然自律之中的作为,让约伯解释下,问他说,你还要和神辩驳吗。
约伯瞬间承认自己卑贱不说话了。
神又说,“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豈可定我有罪,好顯自己為義嗎?”。又不能制服恶人,又不能制服河马,又不能打得过鳄鱼,人有什么用。
然后约伯发表了有名的结语。

我知道,你萬事都能做;你的旨意不能攔阻。
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
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
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因此我厭惡自己(或譯:我的言語),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

这是非常大的转变,那个内心纠结不得开通的约伯,终于遇到了神和他说话!人遇到神之后,环境没有变化,但是心就变化了。人只要遇到神的自己,人就会明白,神的旨意是不能拦阻的,人的智慧是不能了通神的旨意。我们所有的一切认识,不过是风闻而已。我们所能做的,不过是懊悔自己的无知,希望神多多加给我们而已。

紹介

クリスチャンです。

タグ:

コメントを残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