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斯旧事【二】

约伯在平顺之中所遭遇的,按着不同的类别和次序,共有这么几件。
首先是身外的被夺去;然后身上也染上了恶疾;再然后妻子也受不了开始嘲讽;然后是三个朋友帮倒忙;这之后是以利户发言;最后是耶和华亲自发表判语。
我们比较熟悉的则是撒旦的两次打击,外加约伯妻子的嘲讽。约伯在这一个时间点为止,圣经记载他并不以口犯罪,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评价。这个时候的约伯,可以说已经没有了做人的味道了。所有的一切被夺去也就罢了,身体的健全也没有了,这样下去,连朋友都认不出自己来,妻子说实话也看不下去了。从人的角度讲,“死了吧”是一个可能的解脱,然而神并没有许可,也无从实施。
不论如何,到这一步为止,撒旦的出场就结束了。约伯持守住了对神的敬畏和信仰,并且不干犯神,撒旦也就再没有机会。我们因此看到说,我们的完美并不是得胜的关键,我们在百般的试探之中,遭遇各样环境,还能相信神,他虽杀我我还要信祂,这样的信心才是对撒旦致命的攻击。撒旦是机智的,在被造的日子神给他智慧,他就因此学会了和神交易。他觉得自己不错,应该有更高的地位,一旦被查出不义而放逐,他就开始寻找机会证明神的不是,证明自己的正确——不如说证明自己不是孤独的更加合适。
当我们看到撒旦的踪影,随着约伯的忍耐相信而消失,我们就发现,后边就只剩下人类和神了。看哪,我们的神在此已经胜过撒旦,并非在约伯平顺之时,更是藉着人的信,在不顺之时,依旧不离弃神。约伯的妻子说的话,“בָּרֵךְ אֱלֹהִים וָמֻת”是很有意思的。达秘将其翻译为“Curse Elohim and die”,基本也可以算是在直译了。这里中文的“弃掉”,原文里的用词词根乃赞美和祝福的意思,在变体时也可表示为其反义,但和其他出处之真正的咒诅用词不是一样的。虽然不知道合不合适,这个感觉像是十字架上那执迷不悟的强盗,一面说着尊主伟大的话,一面存着不信的恶心。
基督徒不大会明明“咒诅”神,但是遇到事情发怨言是常见的。怨言也并非那么直白,但心迹完全动摇。这便是所谓弃绝。我们要晓得,这样的态度是愚顽。

备注

5 bless, with the antithetical meaning curse (Thes) from the greeting in departing, saying adieu to, taking leave of; but rather a blessing overdone and so really a curse as in vulgar English as well as in the Shemitic cognates: 1 Kings 21:10,13; Job 1:5,11; Job 2:5,9; Psalm 10:3.

来自StudyLight.org。列王记上21章用指拿伯“谤渎”,约伯记里各种“弃”,最典型的是诗篇10章3节,因这一个词的多义,和合本有两种译法,KJV和DARBY也各有不同。这一词的Piel动词形式真是大坑。

紹介

クリスチャンです。

タグ:

コメントを残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