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書之研究 第六講 訪問羅馬的計畫

第一章第八節到第十五節的研究

第一章第一節到第七節的“自我介紹”實在是重要的地方。通過此,我們正如踏著累累的寶石之間而來。這樣,我們就來到了自第八節開始,完全別樣的世界。用我此前所用的比喻,我們通過了壯麗雄偉的前門,想著終於能進入本館了,然而並沒有,卻相會在這一個廊下。這個廊下與寶玉重重的前門比起來,不如說是簡素淳樸,因此無心之人往往將其看做平凡而已。然而這真的是平凡麼。我們現在不得不用仔細地將注意力首先朝他而去。

8第一,我靠着耶穌基督,為你們眾人感謝我的 神,因你們的信德傳遍了天下。 9 我在他兒子福音上,用心靈所事奉的 神,可以見證我怎樣不住地提到你們。 10 在禱告之間常常恳求,或者照 神的旨意,終能得平坦的道路往你們那裡去。 11 因為我切切地想見你們,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使你們可以堅固。 12 這樣,我在你們中間,因你与我彼此的信心,就可以同得安慰。 13 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我屢次定意往你們那裡去,要在你們中間得些果子,如同在其餘的外邦人中一樣;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 14 無論是希臘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 15 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将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

乍一讀,我們得到的印象是,這裡只是單純的打招呼的言語,並無什麼不可思議之處。並且在文字上,與下面的十六十七節的不易明了相反,十五節為止都是平易明了,其意義也是便於理解的。然而我們是否要把這裡當做平凡無奇之處,不去特別注意它呢。

這裡用山中之水來作比喻。順著樹根草葉,集中到谷里,幾處溪水注入谷間的凹地,與地下湧出的水相合,造出一個湖來。這湖的深、靜、清,乃是如同向天打開的清澈的眼睛一般。這個寶貴是誰都承認的。湖水靜流而下,終於從湖口成為河而流出。這河比起湖來要狹窄並且更淺。只是遇到岩石而激蕩,水流不斷向低處而去。這樣,淺薄的觀察者就閑卻了河流,只去讚美湖泊的深幽。而然實際上河流也有著不少的趣味,是與那湖泊所有相異的別樣的高貴。這水流,擊巖回瀾,兩岸風光,淺流碧潭……這一切都是有著別處無有的風趣。以羅馬書第一章的第一節到第七節為寶貴,以第八到十五節為平凡,就隨意忽略,這就是捨棄山中的流水而只愛湖的淺薄之人。順便一說,一旦成為河流,從湖流出的水,終於忽然構成了一大壯觀瀑布、或成為河川、成為湖、成為瀑布,多次改變形狀,終於成為浩蕩大河,向海而去;羅馬書也是全體幾次變換容姿,在讀者面前顯出,而每一種的樣子都有各自特殊的趣味,然後終於到達了結尾。讀此,這一語一語,一句一句,一節一節,一章一章,所有的地方都需要付上細心注意。各處都不是沒有必要沒有價值的。

首先應該注意的是第一章第八節到第十五節是保羅的人格表露。第一節到第七節是自我介紹,這內容就像是保羅的基督教觀的綱目一樣。也就是保羅的神學、保羅的人生觀的縮圖。世上很多人都急於發表自己的哲學、自己的所信,而絕不把自己表露出去。自己的情緒、感慨、意圖、心思等等,這些原本的自己都避免發表到人前去,乃是不高貴的人的常情。然而保羅是與自己的信念合致,將自己的原本的樣子呈現在人面前而毫不後悔的人。這裡正是他的偉大之處,也是美麗之處。這八到十五節也就是單純的自我發表了。

我們讀這個地方,觸及他的性情,見到他的心理的動態之時,就感到有一種微妙的心的絲線聯結他與我們。不僅如此,從這裡也可以知道偉大的基督徒的人格,這對我們而言在種種意義上都是不少的幸福和利益。推動世界的大使徒的人格如何,以無上的愛獻給基督的偉人的性情如何,直要將自己都燒盡的熾熱敏感的魂的所有者的無偽之姿如何,知道這些乃是信仰上的實學,乃是無價的。本來單靠這裡是不能完全知道保羅的性情的。此外有如哥林多前後書,在此意義上是極為有力的材料,當然要去對照著看。至少這裡的真價值是在此,需要首先明知。

八節前半的原文順序記敘如此

首先第一 感謝 對我們的神 通過耶穌基督 關於你們全部

“第一”,這是八節以後,也沒有第二和第三。恰似有頭無尾。在文章學上,也不推薦這樣。然而這樣子無視文法,在保羅那裡也是常有的。在他的書翰中,這樣子的缺陷可以發現好多次。有主語卻沒有作為說明語的動詞,這樣的場合也是不斷出現。當然這樣的不注意不能故意去模仿。然而對文法上的不注意平然處之的保羅,在重要的地方卻真實無憾地加上了注意,這是我們應當充分學習的。反正文法是形體,怎樣都好,而活著的精神是生命,無論形體如何,都是沸沸然溢于文字之外。保羅在該注意的地方和不需要注意的地方之間顯出差別,大小緩急各自適當地辨別,實在是顯明的質務的手腕的一點影子。

“第一,感謝”。打招呼的最開始是感謝。不是對人的感謝,而是對神的感謝。要注意,保羅是充滿喜樂的人,不是將喜樂單單作自己的喜樂,而是以此為向神感謝的心態來體味。並且又是常常以對神的思想佔據內心先頭的,因此就在這打招呼的最初,自然流露出“第一……感謝……神”這樣的話來。實在是美麗的心,可羨慕的魂的清潔。首先是感謝。首先是對神的感謝。並且不是因為自己事業的成功,不是因為自己名譽的高揚。確乎關於人的事,關於眾人的信仰,關於福音和自身的事而感謝。單純而高貴的感謝,並且是作為常與神同行之人的心的反映的感謝。

接下來是“靠著耶穌基督”,這裡要注意有這一句。這是保羅特別愛的句子,顯明了他的信仰的性質。也就是要看神和自己的中間的中保基督。這個和前回說明的點一樣,因此就不再重複。接下來是“為你們眾人”。保羅的感謝不是關乎自己的感謝,而是為在羅馬的信徒──信徒全體──而感謝。

第一,我靠着耶穌基督,為你們眾人感謝我的 神。感謝誰,為何而感謝,指出這個的是這一節的後面。也就是我們日語聖經里“因你們的信仰世上言傳而無人不知”。這里正確的說法是”你們的信仰傳遍了全世界這事“。保羅為此感謝神。全世界都稱讚羅馬信徒的信仰,有人會以此為誇大來責難。當然在這樣的用語上,不能期待人有數學的正確。就算是說了全世界,也不能當成當時世界上活著的全部的人類。然而”世界“和”地球上“絕不是同一個範圍的語言。世界所說的範圍乃是根據時代不同而不同。當時的世界,也就是羅馬世界。羅馬帝國的政令和文化的通行範圍。當時的德意志的大森林還是中歐蠻族的根據地,並且俄羅斯的大平原還是野人和野獸的住處,不列顛的島國還是北人爭奪的舞台,顯然北美南美兩個大陸還沒被人發現,東洋文明也完全是別的世界,此事所謂的世界,只是以地中海為中心的所謂羅馬的世界。

如此便是當時的全世界。然後羅馬城是其中心。山巔的水流下來滋潤山麓,池中投下的石塊激起的波紋抵達岸邊,如此,首都的事象也就趁著流言的波瀾,擴散到了羅馬全世界都能聽聞的程度。”傳遍“的原文(καταγγελλεται)有著言傳和稱揚兩義。也就是羅馬信徒的信仰不僅被傳說,也被稱揚。當然不信的人不見得會稱揚就是了。然而信徒都稱揚。首都的信徒的信仰被羅馬世界的基督徒所聽見,並且被稱揚,這樣的信仰受到激勵,並且不信之人那一邊的批評也想必變得很高。當時基督教還不像今天是文明國家的宗教,或者可說是猶太人中間所出的一個新宗教,終於被人注意到了,並且這信仰的堅固和操守的嚴正,正如在火中投入新柴,叫羅馬世界的不信之人即使沒出現好感,也是以驚異的眼光來對待這個新宗教。

中央的信徒的信仰得以堅立,成為全世界的信徒的獎勵之道,並且成為使全世界不信者注意到這個信宗教的契機。我想保羅的感謝包含了這兩個原因。前者自然是有充分的感謝的動機,後者究竟是為何。然而保羅並不是一個只喜歡評判的人,這不用說也是明顯的。他是如此希望福音能逐漸浸透去世界,在此內心躍動的胸中的喜樂毫無疑問可以被感受到。想到將神的福音弘流到全世界這樣的大志望让这燃烧的魂得到了平静的大使徒的心,我们就不难知道八节里感谢的动机。無論如何,考虑到中央信徒的沉重的責任,對保羅明白這个位置適當的價值的認識与敬意的細心,我們也應該注意。

在第九節,保羅以神為他不断想着羅馬信徒的證人。”……神,可以見證我怎样不住地提到你們“。原文乃是”我的證人是神“。保羅不断想着羅馬的信徒,並且抱着無論怎样都要去訪問他们的切望,这是他心中的事實,他最为明白的事情。或許他两三友人,從他那里聽見他這心而知、然而比人都知道清楚這事的乃是神。人或许会怀疑這個,然而神是他的證人。在这世上还有比神更好的證人嗎。人中可以没有一人作證人。我的證人是神,這樣就可以有言說真實的自信了。誠然这是保羅式的雄劲之語。

神是怎樣的神。他說,”在他兒子福音上,用心靈所事奉的 神“。”用心靈“原文里是”在我靈里“(英文是in my spirit)。在我的魂里。保羅以自己的心靈來事奉神,並且是”在祂兒子(指基督)的福音上“來事奉神。保羅之事奉神有兩個特質,一個是在于靈里,一個是神的兒子的福音這個有限的範圍之內。

其實這兩個,就是我們事奉神不可缺少的東西。我們不能不以自己的心靈來事奉神,我們也不得不在基督的福音上來事奉神。只要不超過這樣兩個限制,我們就可以自由地事奉我們的神。然而世上不知道這個的基督徒很多。正如忘記了耶穌的教訓說”神是個靈,所以拜祂的,當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只是將空虛的形式像山一樣堆疊,以此來事奉神的人很多。以複雜的儀式、繁瑣的手續來達成拜神的道,有這樣錯誤想法的宗派和屬於他們的信徒很多,這是應當歎息的。像這樣的事,實在應該成為異教的形式。基督徒只是在心靈里,並且在神的兒子基督的福音上,自由自在向神活著並且事奉。抗議宗的興起事實上就是基於這樣單純拜神的要求。然而如今已是末流渾濁,在不單純的拜神之上身心俱疲的人眾多,這是令人歎息的。我們立志努力追求原始的純潔,保羅在此語中,顯明祂是我們的同伴,這喜樂也是無以復加。

接下去是第十節。保羅每每祈禱,就祈求成就想要前往羅馬的願望。在日文聖經里,十節是從第九節分離出來的,其實第九節和第十節是合一的,大概不按著左邊的翻譯就不能表達原意。

這樣,不論如何,想要有日能按著神的旨意得到平安的道路到你們哪裡去,我每次祈禱都這樣盼望,不斷想著你們,在祂兒子的福音上以我的靈所事奉的神是我的證人。

這是臨時的譯文,這樣可以略知原文的意思。也就是神不只是保羅想著羅馬信徒一事的證人,也是他抱持著前往羅馬的強烈的希望,祈禱的時候不斷祈求神實現這個希望,這樣的事的證人。

”得著平坦的道路“,關於這個有種種的解釋,大體上都是”打開當行的路“。上面的翻譯里說到”無論如何,有日“,日語聖經里是”有日……速速“,原文是ει πωs ηδε ποτε。這是其他語言里比較難說的,”如果可以的話,速速,然而時候不明“這樣的意思。這真是奇妙的說法。

我們是讚賞利用這樣奇妙的言表的保羅之細心的人。他的前往羅馬乃是ει πωs(如果可以的話)。祂志于前往,每每祈禱就向神祈求,我想神大致上也聽了他的禱告。而祂若不許,則不得行成。因此是如果可以的話。然後是ηδε(現在、速速)。現在速速,即使延遲也是將近的未來。然而不是神所以不能斷言。神若不許就不能速速行去。因此ποτε(有一次,時候不明)。看起來十分曖昧,然而其實並非如此。真的信徒除此之外沒有辦法表述。沒有人知道明天哦事,誰能一一知道神的旨意呢。事情如何發展,如何變化,到底不是人能知道的事情。對我們未來的行動不用斷定的言語的人,實在是住在強烈信心里的人。

我們在這短短的一句里知道了保羅的信仰的性質,因此高興,并以此作為我們的榜樣。在十一節里,保羅說了自己切望前往羅馬的理由。”因為我切切地想見你們,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使你們可以堅固。“分給他們屬靈的恩賜,好叫他們的信仰堅固,這是保羅切望前往羅馬的動機。”切切地想“原文是επιποθεω。在此,想要見他們的情緒非常而言切切。特別有感情的人保羅如何強烈地想著他們。羅馬信徒的信仰如何純良堅固,在大使徒保羅看來,還是有進步的餘地。他們是在文明的大都市里眾多有力的不信者包圍之間,在強烈誘惑的風氣襲擊下,守著信仰的孤城。然而他們中間沒有教導他們的有力的教師。這個責任是無限大的。我裡面有著應當分給他們的屬靈的恩賜。訪問他們,將這些分給他們,那時他們的信仰就堅固,靈命自然豐富剛強。他在小亞細亞的丘陵,又從希臘的海邊,遠眺在夕陽下沉的地方,想要去到他們中間的盼望多多向父祈禱。何其美哉,有情之人保羅!

與十一節相比,十二節是特別要注意的一節。若用原文忠實翻譯,則是”這樣在你們中間,因你們與我的堅固的信心,可以相互安慰“。”這樣“在原文里是τουτο δε εστιν。換句話說,這個和日語幾乎相近,前面的話不適當不充分的時候,更加做一補充之時的發語。在這個場合,”十一節的話有些不恰當的,換個更恰當的說法的話“,這樣的意思。

Goodee將這句翻譯為”或者更恰當地說“(or to speak more properly),邁爾則認為是”這樣說,也即是下面所說的意思“。日文裡面,在一句完了之後要提示更加適合的一句時會用”否な“,大概符合這裡的場景。也就是不是為了打消前面的話,而是用更好的方式來重新說一遍。

保羅為何要這樣重新說一遍呢。特別是在十一節里,他對他們採取了教師的態度。然而他在這裡有忽然想起,他們不是他純粹的弟子,不如說大部分都是未曾謀面的人,這裡應該用友人的態度更加適當。因此用這個發語,我切望到你們那裡去,其實是相互以信仰來安慰激勵,這樣重新表述。這裡是保羅的謙遜和慎慮。對於偉大的他──作為他們的教師完全夠格──有這樣的事,實在是極致的內斂。這份美麗的禮讓和纖細的心情,是他人格的香氣之上所得的芳醇。不以自己為偉大,不把自己放在搞出,這是偉人的特色。

將充滿情緒的第十一節和充滿謙遜之美的十二節放在一起看,保羅的寶貴就可以感覺出來。這和與外邦信徒比起來自以為高的無法做弟兄的今日的歐美傳教士比起來有巨大的差異。只知道為師不知道為友,這不是真的傳道該有的行徑。以保羅的偉大還能喜樂以此態度示人,實在是今日應當大大注意的。

十三節里說明了前往羅馬傳道的志望雖然高漲直到今日,然而事情卻不得許可,今天仍有攔阻。不是不想,而是不被許可。不是不計劃不打算,而是被阻止。

十四節是提示十三節的理由,大圓里套小圓一般,這是保羅式論法。”無論是希臘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這個場合的化外人就是野蠻人。希臘人是文明人。保羅對無論文明人野蠻人學者無學人,都有傳佈福音的責務。不成功這些事,就是負債,要成就這些,方能償還這債。這大責任既背負了,自己就當然有了向所有人傳道的義務。真是氣宇宏大,有強烈責任感的熾烈壯大之語。

無論對文明人野蠻人,智者愚者,都有傳福音的義務。暗示福音是無論對文明人和野蠻人、智者和愚者,對所有人都適用都要教導。正是如此。福音乃是適用於世上的萬人。國籍的差別、文化的差異、階級的搞下、知識的有無、賢愚的差別、還是老若男女的不同,在福音面前都不存在。福音適合萬人信從,因此是神的福音。能救所有人,這是神的力量。保羅述說了這巨大的責任感之後,第十五節里就說,”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将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就這樣明顯地結束了打招呼的部分。

看這打招呼的全體,其中有保羅的感謝、內心的願望、祈禱的題目、真切的感情發表、美麗的謙遜和禮讓、高大的責任感,即使文字平坦,內容乃是千姿百態,裡面他的性情發表無偽,價值不能不想為不大。

保羅對於羅馬的信徒正是如此的謙遜。如此,沒有人在他們面前輕蔑保羅嗎?他們中間,接到這樣的話,或許會輕蔑保羅。保羅冒著為自己招來輕蔑的危險,取了這樣強烈的謙遜的態度,是不是愚昧至極呢。確實可能是愚昧至極。然而他這樣對自己以下的人有這樣的謙遜,正式說明了他魂的聖潔、基督精神的豐富。德國文豪歌德說,

最普通的宗教是崇拜自己以上的存在的宗教。這是多數人的宗教。更高的宗教是崇拜與自己同等的,這也就是哲學家的宗教(也就是崇拜稱為人類的思想、人與人同等的人生觀)。而最上等的宗教,是崇敬自己以下的存在。這就是基督的教誨。

歌德或許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基督徒,但是他的高明天才使他發出此評語來。對比自己低下的弟兄保守謙遜和禮讓,並且有著真切愛慕之情的使徒保羅的態度,這是如何像基督的心,不說自明。

紹介

クリスチャンです。

タグ:

コメントを残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