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書之研究 第三講 保羅的自我介紹(二)

第一章第一節第二節的研究

羅馬書第一章第一節,原文的順序如此:

保羅 耶穌基督的僕人 被召的使徒 為神的福音的緣故而被揀選

從文法上講,“保羅”用了三個形容詞來修飾。在英文聖經里作

“Paul, a servant of Jesus Christ called to be an apostle, separated unto the gospel of God”

雖然不是完全的的翻譯,大體上還是保持了原文的文脈。現在我們分解來看,就像下面這樣:

  1. 耶穌基督的僕人保羅
  2. 被召的使徒保羅
  3. 為神的福音的緣故而被揀選的保羅

也就是說,羅馬書第一章第一節是由上面的三大思想所構成。其中第一條,在前一講里已經作了說明,乃是有著重要的意義。第二第三也同樣有著並不輸于此的重要性。

保羅首先將自己稱為“耶穌基督的僕人”。這是自哥林多向羅馬架的拱橋的第一塊石頭。基督的僕人,這一個廣大的詞,乃是指著全部的基督徒。沒有成為基督的僕人(奴隸)的覺悟的人,即使有其他優秀的特點,也不能成為基督徒。羅馬的信徒既然是真的基督徒,那麼也應該是基督的僕人。在基督的僕人這個身份上,保羅和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差別。即或兩者之間其他所有地方都不一樣,至少在這一點上是完全一樣的。保羅首先是基督的僕人,在其他所有描述之先,首先提出自己的第一特征,這同時也是和其他羅馬信徒的共通的一點。他和他們之間,乃是一脈相承。這是多麼寶貴的愛的技巧!大概羅馬的信徒,在書信最開頭讀到這一句,就能感覺到一種不小的安心和溫情。

然而保羅並非一直停留在這個和他們共通的點上。他進一步講到“被召的使徒”。這是他們與自己的第一個差異,同時也表明了自己從神那裡得著的權柄。原本,“使徒”是什麼意思。原文里αποστολοs是動詞αποστελλω派生的名詞,這動詞是“差遣使者”的意思。這樣使徒就是被差遣的人、使者、特使的意思。ビート的羅馬書注釋里將其解釋為“one sent on some special business(為一個特別事情而被差遣的人)”。在這個意義上,這個詞並不是聖經專有的詞語,而是普通的一般用語。然而在聖經里,這個詞是被用作表達特殊的意義。這是“a messenger of Christ to the world(基督差遣到這個世界的使者)”的意思。這樣,所有的時代里,所有的傳福音者,都是使徒了。但這詞在新約聖經裡面是在歷史限制下的詞語。在歷史上,只有初代教會中才用這詞。初代教會之後,雖有很多優秀的傳道的人出現,他們明確地就是“基督差遣到這是世界的使者”,但並不是新約聖經里所指的使徒。

同時,使徒在作為初代教會特有詞之時,還有廣義和狹義兩重,狹義上講,是指基督生前所任命的“十二使徒”。

在這個意義上,當然保羅不是使徒,話句話講,保羅並不是十二使徒的一個。再廣義一些,使徒乃是指著第一級的傳道者。“神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哥林多前書 12:28)又說,“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以弗所書 4:11)也就是說,從廣義上講,使徒是教會的第一位份。巴拿巴、主兄弟雅各,像這樣的人在這意義上是使徒。保羅不是十二使徒裡的一個,但在這個意義上確實是使徒。

而這使徒的詞,在初代教會里,也不是指著全部的傳道者,而是指著某一些的傳道者。從這個意義上,將使徒看做大使比較方便。本來大使是作為本國主權的代理駐在他國的人。他在他國是作為本國的主權代理。因此所謂使四方者不辱使命的才是好的大使。這是非常高貴的地位。保羅作為使徒,乃是意味著他是基督的大使。然後他特別是外邦人的使徒,如此,乃是“外邦人的使徒”。也就是基督派遣到外邦的人,在外邦人中間的基督的代理者。

保羅首先自稱為基督的僕人(奴隸),又稱為基督的大使。一下落到奈落之底,一下又到九天之上。說這裡互相矛盾而貶損保羅的人也存在。有人說這個思想奇怪,就排斥。但這里不是前後矛盾,而是對照。不是奇怪,乃是奇妙。保羅乃是個有大對照的人。這個人身上匯集了各種各樣的相反性,也就在其思想中能看到其間有著種種相反的東西共存。這是對照,並非前後矛盾。說是僕人也是真的,說是大使也是真的。他的地位在某種意義上極其低下,又在某種意義上是極其高上。他在某一場合上非常謙卑,在某些時候又是非常有自信。他和羅馬的弟兄在同一个地位上,有是有著別的地位的人。他是服事他們的僕人,又是在他們之上有權柄的使徒。他“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為要多得人”(哥林多前書 9:19)。他又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哥林多前書 11:1),有著作為信徒師表的自信。

保羅是使徒,卻不是僅僅的使徒,而是“被召”的使徒。“被召”這個詞,使我們想起以色列的古代偉人。亞伯拉罕得耶和華所召,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指示你的地去”,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創世記第12章)。摩西在神的山何烈山接受了救出民族的聖召,又辭退又逡巡,最後還是不得不接受了(出埃及記第3章)。以賽亞因被耶和華潔淨罪孽而召,就響應(以賽亞書第6章)。耶利米則響應了“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的呼召,雖一度推辭,終於承接了先知的聖職(耶利米書第1章)。每一個都不是自己進前去擔當重任,而是被神所召,辭退不得,終於不得不就任。不處於自薦,而是出於聖召。這裡有軟弱,也有剛強。因著人有軟弱,而因著神則有剛強。

保羅自己就是這樣。他和十二使徒一樣,是被召承受這職分的。“他並不是自己喜歡,或是因偶然的機會,而達到這樣的地步”(マイヤー)。關乎著奉召的使徒職分,當然他的內心感知到了神的聖召,但並沒有什麼外在的事象體現。因此,有人會非難保羅僭越自稱為使徒。在他的敵人中,這聲音特別響亮。特別是他曾經是基督教迫害者的過去的黑歷史,對他的地位來說是非常不利的。然而,聖召這件事,卻能將所有非難和攻擊的箭矢都拂開。誰能在說主所召的人身上加上僭越的惡名而為正義呢。保羅在加拉太書開頭高呼“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耶穌基督,與叫他从死里復活的父神)”,以及在哥林多前後書的各處可見的為自己的使徒的職分的辯護的筆法,這些都是在我們之前,為抵擋自己敵人非難攻擊的戰爭。看哥林多前書第九章,以及哥林多後書的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戰塵濛濛之中他為自己使徒職分的辯護,確實是精彩奕奕。這真是偉大靈魂的心情的原原本本的發表,如天然之物,純凈而美麗。到寫羅馬書的時候,這辯護戰已經基本上處於後期,他的勝利已經隱約可見,他今天已是無可撼動的大使徒。然而他也不得不想起自己所經過的多年的苦痛經驗。他又一次拿起多年所用的同一武器,不得不再寫上“被召”這一詞。這在原文是一個詞,卻包含了廣大的意義。我們可以體會,他在寫這話的時候,他的感慨是何等的大。

不依靠教會,不依靠教派,獨立于世傳佈福音的保羅,是偉大的獨立傳道者。他作為使徒是因“被召”,此外並無根據。然而作為傳道者,不能失去的只有這一件,其他的都是可有可無。然後,如果具備了其他所有的,單單缺少這一件事情,就沒有資格做傳道者。所有真傳道人都不是自己前去做傳道人的,都是神所召,並且響應而盡職的人。在這樣的人,形式上的資格可有可無。你說是正規的神學校畢業,通過牧師考試的人,就因此是真傳道人嗎。去吧,這樣的傳道人是神的國里沒有用的人。你說知識、德望、技能具備,因而就是合適的傳道人嗎。去吧,這樣的傳道人是僭越虛妄的人。只有被召的傳道人,即使外表是“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也是真的傳道人。也不單是傳道人,所有真正的基督徒也都是被召的基督徒。並非自己想要成就能成,而是因父指示賜下信仰,因父的聖召而進入信心的生活。無論有無洗禮、所屬教會,這些都不算問題。然而,“被召的使徒”,“蒙啟示的基督徒”,這樣自稱的人並非每個都是真的,也有假的混在裡面,還有因為幻想而自信的。有真的,就有假的如影隨形。這是一個很大的要注意的點。

第一節包含的第三個思想是“為神的福音的緣故而被揀選的保羅”。說到神,說到福音,說到揀選,每個都是重要的詞語。“揀選”,也可作選別,原文αφωρισμενοs是另分一份、從別處分出、選出來等的意思(英文是separated; set apart)。有時為了某種目的,要先做出揀選和分別的意思。保羅是為了傳福音的使命而特特分別出來揀選的器皿。對於此他深深地確信。然而聖召和選別的區別,就是一個問題。對這個問題發出光芒的,乃是數年之前他所說的話,也就是加拉太書第一章第十五節,“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來、又施恩召我的神”。這裡的分別和羅馬書一章一節的特派其實是同一個詞,這裡的召和羅馬書的奉召也是一樣。也就是他是從起初就被揀選,知道經過一段時期才蒙召。他原來就是為神福音所分別的器皿,時候到了就成為了被召的使徒。

人作為種種不同的器皿而被揀選。為福音的緣故而被揀選的人,也分先知、教師、牧師,有的是帶領全教會的器皿,有的是處理事務的器皿,有的是專心施濟的器皿,有各種各樣。保羅被揀選,當然是為了傳福音的怨婦。福音的原文是ευανγελιον。這是在是一個美麗的詞,能以傳達美麗的思想。之前用了奴隸這個字面上悲慘的詞,之後就用來為了福音而被揀選,這樣美麗的詞句。這裡是保羅獨特的對照。福音指的是“好消息”,英語里是gospel,有good spell的樣子,也就是好的書物的意思。保羅實在是為了這個好消息的緣故而被揀選。不是神憤怒的器皿,不是對世界傳報神的刑罰的使者,真是為傳佈神的好消息到世界萬民的使者。這是何人能比的榮譽呢,是何等的幸福呢。

羅馬書開頭就提到福音,這一句的性質很明顯。保羅是福音的使徒,表面了羅馬書是福音的大證明書。而福音是喜樂的消息,歡喜的傳達,充滿赦免、恩惠、平安的一大宣言,講述這一切的就是羅馬書。以喜樂開始,以喜樂結束。雖然其中並不是沒有對罪惡的指摘,這是為了到達光明的前提的黑暗,絕不是至終的黑暗。恩惠是此書的基調。喜樂和平安是此書中漲溢的空氣。這是因保羅自己是在恩惠上確立、并充滿喜樂和平安的人。回顧一節全體,保羅是耶穌基督的努力,被召的使徒,特派傳神的福音。這其中有他的謙遜和確信,有信賴也有覺悟,有感謝也有喜樂,充滿經歷的字裡行間也有著豐富的教訓。羅馬的信徒打開書信,首先看到這一節,如同自戀人而來,有無法言說的喜樂。這世上產出的最大的基督徒、最大的傳道人、外邦人的使徒保羅的書信的開頭,我們可以從這羅馬書第一章第一節中獲得無限的趣味。

然後來研究第二節。“這福音是神從前藉眾先知在聖經上所應許的。”先知這詞,狹義上是指撒母耳之後,就任預言的聖職的人;廣義上,也可以上溯到摩西,以及摩西以前的列祖。而彌賽亞出現的預言實在是貫穿舊約全體的存在,舊約的基調,很明顯就是在預言彌賽亞。因此,第二節的眾先知當用廣義理解。確乎神通過預言者,在聖經里應許了彌賽亞的出現。因而耶穌說“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歡歡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見了,就快樂”(約翰福音 8:56),又說“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他書上有指着我寫的話”(約翰福音 5:46)。主復活之後,在傳福音的最初,彼得代表使徒的信仰說,“摩西曾說:‘主神要从你們弟兄中間給你們興起一位先知像我,凡他向你們所說的,你們都要聽從。凡不聽從那先知的,必要從民中全然滅絕。’ 从撒母耳以來的眾先知,凡說預言的,也都說到這些日子”。這樣神不斷通過眾先知應許了福音有日將要確立。這是我們在舊約聖經的各處都能發現的,在各位先知的筆尖下流淌,其思想其語句都到達高峰,如花美麗,如蜜甘甜,其字句多彩,有奇妙希望之美曲奏出。舊約聖經里充滿的希望是在就是這個。關於彌賽亞的預言實在是舊約的肉中之肉,骨中之骨,骨髓中的骨髓,生命中的生命。

保羅將這巨大的舊約背景包含在了第二節里。然而他主張自己宣傳的福音,絕不是他自己創造的教法學說,乃是從古就有的先知所指示的,是神通過先知而應許的事。這裡有保羅的根據。這裡過去的數千年都是他的後援者。他以聖經為自己所宣傳的福音辯護,他的周到的準備是真正的傳道人的特征。我們根據古老的聖經,這樣就更加確實。提倡自己發明的新學說,本來就是不確實的。與古老聖經的教導永久常新相反,人類所造出來的新學說往往過時就變成舊物,被拋在路邊。現在的人總是想著放棄古老的聖經,專門在各種新學說之間轉來轉去,而把聖經所指示的神的道閒置一邊,專心于說明講述研究尊奉人所造的各種學說教義。這是非常危險的。嗚呼,人類啊,早日放棄虛無的努力,而投靠永久常新的真神的話語吧。

保羅是最進步的人,也是最保守的人。他依靠古老的聖經,以古老的預言,來為最新的福音辯護。不要說他是矛盾的人,不如說他是偉大的人。一身兼有進步和保守,人方才能偉大。大抵在人類歷史上畫期的為人,都是這種人。路德如此,克倫威爾如此,林肯如此,格拉斯頓如此。大家都知道格拉斯頓是進步的大政治家,卻也要知道他是一個有非常保守信仰的人這一顯著的事實。其外,路德、克倫威爾這些,都是虔誠的保有使徒時代的信仰的人。進步和保守一致,舊與新得以融合,方能生發至美。沒有人像保羅那麼進步,也沒有人像保羅那麼保守。這是他作為人類中最偉大的人的明顯的證據。

紹介

クリスチャンです。

タグ:

コメントを残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